智子云CEO朱建秋接受TopDigital专访谈DSP行业全新变革

提起DSP行业,许多人仍停留在“包治百病”的印象层面。事实上,面对层出不穷,百花齐放的DSP平台,广告主却经常遇到“广告效果不佳,反馈数据作假,运营优化受阻”等诸多问题。DSP的真实效果需要广告行业的集体考验,这其中的玩家也在摸爬滚打中调整战略,明晰方向。日前,智子云CEO朱建秋博士就当前DSP行业所面临的问题,接受了TopDigital的专访。


尽管市场越做越大,但我们无法规避一个事实——广告主对DSP产生的真实效果存有疑虑。对于DSP行业可能存在的负面问题,朱建秋博士给出了自己的理解:“传统意义上的DSP是一个‘黑盒子’,不少企业利用‘差价模式’大发其财,更有甚者,利用其他途径非法变现。而业内流行的‘报表式反馈’已无法真实反映广告效果,这是行业问题的根源所在。”除此之外,广告主对DSP平台的过高预期也成为诱因,我们应该对DSP平台有一个更理性的认知。“本质上DSP作为通道,是一个广告投放优化和效率提升的工具,将其定位于效果营销的渠道去做更为合理。”

打破DSP行业“黑盒”,敢于数据全透明化

面对行业混沌的状态,朱建秋博士表示“数据全透明化”将成为智子云强有力的回应:“我所强调的‘全透明’即针对行业数据造假等问题,我们会直接将数据开放给用户,‘透明’就基于数据的实时公开,而非基于易于造假的报告。DSP作为一种工具,需要清楚地让广告主知晓自己投入的经费具体去向,媒体原始成本,要有过程又有结果。我们将基于技术优势,打击造假刷单,去除劣质流量,将DSP投放做到真实,可靠。”

在智子云的发展规划中,保证数据质量的可信赖是重中之重。“智子云的数据主要来源于广告主提供的第一方数据,及时且详细;在竞价过程中,我们不仅会收集竞价的基本数据,竞价失败的数据也有助于我们更好的定位用户属性;在第三方DMP接入方面,我们和电信、360、淘宝等多家企业都有合作,涉及短信、电商、手游、移动SDK等多个领域。”在DSP营销过程中,如何通过数据挖掘去提高广告投放效益,取决于人群细分和实时竞价这两个关键点,对此朱建秋博士也表达了自己的看法:“智子云会在广告主给到的数据基础上去建模,并通过数据的属性与维度筛选出用户中比较有价值的部分,实现人群细分。在人群细分过后,我们用自己的竞价算法去为每一位用户打分,进行动态出价;并且根据分数的高低,进行个性化广告的推荐,从而实现广告投放效益的最大化。” 

自动化,智能化,在数据开放的基础上提高优化效率

产品层面,智子云推出了Open DSP与Brand Max两款旗舰产品。Open DSP用于搭建具有自主品牌的DSP广告投放平台;而Brand Max 针对品牌和4A公司而设计。

朱建秋博士认为,在未来,技术算法代替人工作业将会是一个很大的趋势 ——“我们原来DSP所谓的运营人员或者优化师,他们的职能是根据报表做调整,进行投放策略的调节。其中包括选择媒体,选择时段,选择人群等一系列依据报表来进行的工作,都可以用机器做替代,这是我们的一个指导思想。Open DSP与Brand Max基于此原则开发,目的是让DSP营销自动化智能化。中小型广告公司接入DSP平台,后台需要处理的数据优化量非常的大,其内部无法消化,很大程度上会最终求助于我们,而培训优化师又需要很高的时间成本,这也体现了现在行业内部的一种需求。DSP自动化智能化就可以提供解决方案,在数据开放的基础上提高优化效率,降低平台使用门槛的同时免去培训成本,让DSP平台可以更‘亲民’。”

建立行业公正体系,DSP行业未来更有据可依

再看DSP行业,一方面广告主需要更理性地看待DSP效果,降低心理期望值;另一方面数据的透明化、真实化将是DSP的立足之本。而如今的DSP行业鱼目混珠,数据质量,算法匹配度应该放在一个更公正、公平的机制上去做评价,业内应该有一套更规范的衡量标准。朱建秋博士表示:“每一家DSP公司都会标榜自己的数据和算法,而市场上缺少一套被广泛认可的衡量标准,仅依赖报表,口说无凭,市场上需要有第三方的技术平台去做公证。或者广告主建立一个私有化的DMP,接入各家DSP平台。这样一来,广告主可以在投放过程中去比较数据的有效性,优化程度高低以及对自己业务的匹配度,对自己的广告投放有更为清晰的认识。DSP应该与广告主利益保持一致,这样才有助于推动行业向一个更高效,更透明的方向去发展。”

x

公告


亲爱的客户朋友们:

近日收到消息,有一种新的行骗方式正在危害智子云的品牌形象和客户朋友们的利益:有不法份子自称“智子云销售”和客户“洽谈“合作, 并主动发送企业内拍摄视频介绍公司和自己......

详情>>